不亦说乎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隐身侠 > 正文内容

相约都昌城,情漾鄱阳湖

来源:不亦说乎网   时间: 2020-10-20

  为了给2012年度的“都昌三中杯”全县中学生作文大赛一个完美的收官,我相约了担纲终审评委的《燕赵散文》杂志的主编靳文明先生、《北方文学》散文刊的主编邵顺文先生、《信江》杂志的主编石红许先生、《福建乡土》杂志的主编林登豪先生、《泗水文艺》杂志的主编程琨先生、《九岭风》诗刊杂志的执行主编谢小明先生等人,来鄱阳湖上的都昌县参加于十月二十日在都昌县第三中学多功能厅举办的颁奖大会。
  
  河北邯郸的靳文明老师,早早地就于十八日中午赶到了都昌县城,并给予大会组委会的工作以热心的帮助和热情的指导。十九日清晨,程琨老师在九江下了火车后,顾不上一路的旅途劳顿,立刻搭乘巴士马不停蹄地从九江赶到了都昌与我们相聚,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远在福建福州的林登豪老师,他于二十日凌晨三点到达九江火车站,霜冷的半夜里,他孤独地守在长途车站坐等到天明后才搭上了来都昌的头班车,终于如愿赶在会议召开之前赶到了三中的会场。说老实话,林老师已是个快七旬的老人了,为了我们的这次盛会,竟然这么热心地,不辞劳苦、不分昼夜地赶来给我们助力、助威,着实让所有的工作人员们深受鼓舞和感动。还有石红许兄,原本因公务所累脱不开身前来赴会,没想到他于20日当天,竟然设法从事务的羁绊中脱身出来,从上饶一路自驾车跑了四百多公里的路程,于下午2点赶到都昌与众文友相聚,这份文友间的真情厚谊能不令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之感动么?
  
  思想至此,在这个虹霓七彩的迷幻世界里,在文学日益被边缘化的今天,还能有这么多热心的文朋师友们,不远千里地前来都昌相会,相约在鄱阳湖上,相聚在鄱阳湖文学编辑部,为一文学的平凡之举摇旗呐喊,扬帆助力,这不能不说是鄱阳湖文学事业上的一件大事,一大幸事。我在想,这些主编老奥卡西平片多少钱一盒师们的到来,并不仅仅是给这次会议提高了品位和层级,并且大大地丰富了会议的内涵,同时,还为我们对外宣传鄱阳湖文学,推介鄱阳湖文学,铺设起了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途径和沟通的桥梁,更为广大的鄱阳湖文学创作者们搭建了一座推介和展示鄱阳湖文学成果的平台。
  
  会后,大家随同校董参观了三中的“课改实验班”和学生的诗文书画展厅,并饱览了校园深处风光旖旎的月山湖美景。深切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全新的教学模式充满了生机与活力,让大家一看,真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碧波荡漾的月山湖似一面澄碧的玉镜,闪烁出晶莹的光,将三中打扮得美仑美奂,光耀夺目。
  
  下午三点,我们一行九人分乘两部车子沿途走进了势相宏伟,极具投资者惑力的“鄱湖国际珠贝城”,琳琅满目的珠贝艺术珍品,让大家亲身感受到了鄱阳湖水乡几千年珠贝文化的无穷魅力和无穷的美好前景。
  
  站在滨湖广场上,向东眺望鄱阳湖的最深处,石红许老师高兴地挥舞着双手对大家说:“朋友们快来看,在那深处的深处就是我的老家鄱阳,站在都昌,站在鄱阳湖上,就跟我回到了家一样。你们在宣传推广鄱阳湖文学的时候,千万可别漏写了我们鄱阳啊”。我赶紧接过他的话题说道:“石老师,鄱湖深处是吾乡,在那深处的深处既有你的老家鄱阳县,也有我的老家芗溪村啊,我们都是鄱阳湖的儿子,同饮一湖碧水,同唱一首渔歌,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传承的同是鄱阳湖文化这根线啊。我小的时候,就经常随同伴们到你的老家鸦鹊湖去采莲藕,摘莲篷,掏花生啊。总是在农场当会计的吴叔国太家里歇脚和吃饭,他待我就像自己的儿女们一样亲。虽然时隔四十多年,老人与往事俱已远逝而去,但是,那种深厚浓郁的‘都巴佬’与‘鄱阳佬’之间的挚情深谊永远存留在我们的心间”。
  癫痫病的治愈率
  流连在风帆广场上,我指着飘浮于湖上的松门山和夕阳下静静流淌的西河给大家简要介绍了现代鄱阳湖的成因及其相关的人文传说,由谢灵运的“石壁精舍”谈到了中国的山水诗风,由“陶侯钓矶”谈到了中国田园诗派的鼻祖陶令渊明,由李白的慕精舍之名经湖上过松门拜谒谢康乐的山水诗峰,由苏轼的钦羡野老之身形、居留南山懒赴岭南,慨叹落红随流水,黯惋爱妾碧桃年华已去之感喟,由陈�坏�“经归书院”谈到了主导明清两代文化潮流的《礼记集说》,进而说到我们今天所提倡的鄱阳湖文化以及鄱阳湖文学,原来,这一路的传承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的,是一条斩不断的,坚固不可摧毁的文化脉链。她不是你的我的,更不是都昌的鄱阳的,她是属于鄱阳湖的,她是属于全体鄱阳湖人民的。
  
  朋友们听了之后,无不感慨地称颂道:“都昌,真是一个美妙的地方,不仅仅是拥有美仑美奂的湖光山色胜景,更是占据了中国文化某个时期里文学的两个巅峰。都昌,真的是了不起啊!
  
  岸步登山,我陪着大家兴致盎然地来到了野老泉边。沉缅在松风夕阳里,看泉水清冽,任追思渺远,胸襟与气度装得下万里山川江河的汉武帝;野庐栖居,心系苍生,熬药炼丹,福泽天下的南山老叟;风姿洒脱飘逸,携碧桃仙子拜谒南山,趣兴盎然,诗情冲九霄,挥毫泼墨于崖前壁上题字赋诗的苏学士,仿佛在一个一个地向我们走来,深情地诉说着鄱阳湖的前世今生。就让我们的思绪逆时空邃道而上,跨越宋唐,到达晋汉,与他们作直面的交流,倾诉心灵的所悟所感。我们几人饶有兴致地坐在泉边石阶上,请枭阳书生按动快门,留下了美丽的瞬间。我打趣地对朋友说,没想到啊,今天的野老泉边,不意走来了我们五省一市同力醉心于文学的六位散人了。友们附和着称妙。
  
  拾级而上,我们来到了南武汉治癫痫病好医院哪家好山的最高处,来到了巍峨的灵运塔下。金色的夕阳给塔身涂上了一身黄金般的色泽。由塔及人,环顾湖上及四野,一湖衔天,一山如岳,一塔耸屹,这不正是中国山水诗派的精神座标图么?
  
  抚塔思人,追古思今。诗兴勃发的谢小明老师即兴吟咏道:“最传奇灵运宝塔,大诗派山水诗风。天淡云闲鄱湖色,星落石兀都昌情。”是啊,天淡云闲鄱湖色,比喻得是多么地贴切啊,鄱阳湖人自有鄱阳湖人的胸怀与气度,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得具备天淡云闲的磊落襟怀,身外的浮尘与流言又算得了什么呢?它们能蒙蔽得了人们的眼晴于一时,难道还能遮盖得住永远?水落石出,我们总是要假以他时日的了。
  
  第二日上午,我们接着向鄱阳湖上的魔鬼水域——老爷庙进发。
  
  上午十点多钟,一行几人在小说家陈玉龙及散文作者段先生的陪同下,来到了老爷庙前的湖边滩地上。玉龙指着庙前不远处的一片水域告诉大家说,那里就是被人们称之为中国的百慕大——魔鬼三角水域了。说起这魔鬼三角发生的故事,就是到了今天,也还是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每当湖上涨水时节,打此路过的船家都要焚香谟拜,鸣爆通过。
  
  我兴味盎然地告诉大家,不到老爷庙,不算都昌客。尽管你们昨天看了山游了湖赏了景,那都不算是真正地到了都昌,只有今天,你们大家才算是做了回都昌客了。我的一席闲言之下,可忙坏了福建乡土的林老师,他不仅文章写得好,还是位国字号的摄影艺术家。他摆开了架势,拉开了架子,按动了快门,恨不得将整个鄱阳湖和老爷庙全都搬到福州去……
  
  山东泗水的程琨老师深情地诉说道:“都昌一游不能忘,只在梦中见鄱湖。”今天,他终于可以尽情地投入鄱阳湖的怀抱,拥吻鄱阳湖了。许是他的真情诉语感动了鄱阳湖,四平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同行的人群中只有他捡回了一块标注有明成化年间字样的碗底瓷片。可无论我们大家怎样的去极力搜寻,亦都是徒劳无功的。历史,往往就是这样,它偶尔的微露一点端倪却又不让你窥测到它的真实模样,保留住它的深邃、神秘与幽远,让你永远也不能停歇你追忆的神思与无边的想象,这恐怕就是历史赋予文学的使命吧?
  
  大家徜徉在鄱阳湖边,远观庐山,只可惜山岚雾锁,影像迷离,深觉是一憾事矣,不然的话,将为此行壮一壮行色,那是多么诱惑人的一件事情啊。
  
  人都说,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襟怀坦荡。果真是一点也不假!站立在老爷庙前的牌楼前,听燕赵散文的靳老师高声吟诵起“鄱湖水拍都昌岸,难忘兄弟一片情”的湖边感言时,不由得我浑身血脉贲张,激动之情很难溢于言表。
  
  是啊,这次相约都昌的各位师友们,不计较年龄的差异,不计较身份的异差,完全丢掉了官本位的狭隘认知和作派,都是抱着一腔对文学的挚爱,对文字的心灵谟拜走到了一起,相聚在了这浩瀚壮阔的鄱阳湖上。他们的心灵深处同我们是一样的,深蕴着对鄱阳湖的无尽向往和憧憬,以朝圣的姿态走来了。这是我们的荣耀,鄱阳湖文学的荣光!
  
  当林登豪老师站在湖边,用诗意盎然的话语:“当生命之水浓于酒时,便有了诗”来结束我们此番的游历时,我突然发现在鄱阳湖中的“水面天心”之处,荡漾开了朵朵银白似莲的浪花来,每一朵花儿都笑得是那么地灿烂,那么地舒展。是啊,那就是由一个个深情的文字催生的花朵,是情感荡漾在鄱阳湖上的表达!
  
  相约都昌城,情漾鄱阳湖。这一次的文朋诗友会,朋友们的深情厚谊,将永远被鄱阳湖文学的发展史所铭记,他将永远珍藏在我们每个鄱阳湖文学工作者的心灵深处。

上一篇: 人这一辈子

下一篇: 孤夜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ujsea.com  不亦说乎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