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亦说乎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古月衣 > 正文内容

“雪山月夜”啸雄风,正气凛然绘“虎魂”――访实力派油画老虎画

来源:不亦说乎网   时间: 2020-10-20

  远远地,一个壮实的身影就站在那个巷子的尽头。虽然之前未曾谋面,但记者却是那么肯定的断定:那个人就是冯佰川。
  
  他和我们握手、致意,然后寒暄着微笑。这个男人,周身流淌的“平实”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平头,体恤,大步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高记者说:“你看他和其他艺术家不太一样”。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你们别把我当画家,最好当朋友。”
  
  他的画室,在一个看上去已有些年头了的单元楼里。虽然旧了些,但却是极其僻静,是一个可以静下心来搞创作的好地方。进得画室,四面“虎啸”,虎威凛然。松枝明月,意境深远。
  
  当他坐在记者面前,在一壶茶的氤氲中,刚到中年的他,不能用“帅”来形容,这个字用在他身上,太轻了。时光、阅历和世事累积出的练达安定,对男人来说,比什么都更具质感。
  
  “我已经和你们这些小伙子不一样了,人到中年把什么都看淡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心安。”只是少有中年人像他这样把红尘往事说得如此风轻云淡。
  
  他说,读懂了他的画,便就读懂了他这个人。他这样说着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用一种男人最为深情的眼光凝视着挂在墙上的那些老虎,似乎,那些神态各异的老虎的每一声长啸都是他自我内心世界最为彻底的炽热表达。这,就是我所惊见的冯佰川:一位外表坚毅而又内心火热的铮铮汉子,一位为人仗义而又侠骨柔肠的性情中人,一位被誉为极具潜力的西北油画老虎职业画家。
  
  听他以一种无比虔诚的姿态轻描淡写地讲着自己的人生故事的时候,记者突然觉得,那些墙上的老虎不仅仅是画,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冯佰川。可以想见,多少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一支或明或灭的香烟就是他置身茫茫心海的唯一“孤灯塔影”;一支或疾或停的画笔又何尝不是他对生命的对峙与呐喊?
  
  几滴七彩墨,满纸血与火。在冯佰川的老虎画里,记者看到的不是眼泪,不是悲情,而是那种不被悲情打倒,西安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不被悲情屈服,在悲情中自渡,在悲情中拼搏的贲虎精神。于是,他将灵魂的声音在静夜里揉碎,沾上对生命信仰的墨彩,让一种震撼人心的精神力量在这个世界安然存在。这种震憾,是燧石在受猛烈敲打中飞溅出来的灿烂火花,是疾风中的劲草,无不显示着一种潜藏的坚韧与力量。最为重要的是,听冯佰川的故事,你会深刻的明白:幸福,其实就是一种信仰。每个人的背后,往往都有着生命无可承受之痛,而这种痛,是悲情、是力量,亦是生命最为宝贵之财富。
  
  那么,就是这样一位极具个性的冯佰川,他缘何会唯对画虎情有独钟?他的油画老虎又有何玄机奥妙?他的人生,又经历了怎样的沧海浮沉?欲知详情,且听记者慢慢讲来。
  
  (一)瞰阅商海沉浮事,涤尽沧桑又“入画”
  
  1963年生于西安的冯佰川,自幼酷爱绘画,从小的志向就是要当一名画家,但当时贫寒的家境,却使得他在少年时期的绘画梦想之路上走得极其不易。然而,这些困难并没有让勤奋好学的他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几经艰辛,后来他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深造绘画技能,他的梦想之路,也真正开启。
  
  在西安美院学习的那些日子,或许是冯佰川学艺路上最为流连、也最为快乐的日子。在那个神圣而又庄严的美术国度里,冯佰川过人的绘画天赋很快就彰显了出来,加之他的聪悟好学,他在美院的学习更是如鱼得水。
  
  或许,那时候的冯佰川以为,他的绘画梦想就会这样理所当然的生根发芽,最后长成参天大树。然而,命运似乎并不为他的这种一厢情愿买单,反而以一种光怪陆离的形式让他与钟爱的梦想背道而驰。由于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最终,他不得不放下自己手中的画笔,走上了一条沉浮的商海之路。
  
  俗话说得好,商场就是战场,亦是名利场。少不了尔虞我诈、少不了沧桑沉浮,或许,诸如冯佰川者,他刚正不阿的特质就决定了他不适合在商场驰骋,因为,他的眼里本身就容不下半点沙子。所以,十余载的经商生涯不但没有使他载誉而归,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权威反而让他内心疲惫不堪,他的人生也因此而陷入了煎熬与迷茫。
  
  日暮何方,心归何处?当人生的信念与现实发生较量,冯佰川将何去何从?这,就成了一个令他倍受煎熬的问题。
  
  那些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日子,也是冯佰川最为黯淡的日子。但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无法和自己妥协的黯淡最终还是没能敌得过他内心的最为真实的召唤与追求。他已经决定,他要把人生过成快乐无悔的疆场。
  
  虽然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由于长时间的弃之不理,他还是很难一下子拿起尘封多年的画笔,或许,是他一下子没有勇气再碰触曾经遗弃的梦想,亦或许,是他怕已过经年的自己再已无力承受当年的梦想之重。总之,他像一个远离梦想之乡已有多年的游子,突然间就不知所措了,而且还带着些许的怅然若失。
  
  但是最终,当年的梦想还是以一种包容的姿态亲睐了冯佰川。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一个朋友让他帮忙给一个雕塑涂色,他当时就想,自己都好多年没有提起画笔了,这肯定不行。于是,他便想委婉的拒绝,但是朋友却说,就是一个简单的涂色,你只要会刷漆就行。就这样,冯佰川最终答应了朋友帮这个忙。令他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次涂色却是勾起了油画创作的欲望和童年的梦想。于是,帮忙回来后冯佰川开始重新拾起画笔,开始了那个遗失多年也本该属于他的梦想之旅。
  
  就这样,慢慢地他放下了人生的一些杂念,开始静心静气地创作油画老虎。
  
  (二)油画老虎抒胸臆,正气凛然震宇寰
  
  中国画虎,历代都不乏能人高手,但油画老虎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既无处继承,也无法借鉴的创造性画种。那么,冯佰川为何却单单钟爱于它呢?面对这个问题,冯佰川自有自己坚持的理由。首先,他是热爱画虎的,因为他觉得画虎能反映一种充满正气的文化理念和主题意识,更能唤起人们与自然界和谐共处的生态意识。他之所以要选择极具挑战性的油画老虎,是因为他认为油画老虎相对于国去哪治疗癫痫好画老虎其艺术价值更大、艺术空间更广。虽然他坚持的理由很是朴素简单,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他对油画老虎的热爱,让他情有独钟。
  
  油画老虎没有先例,因此无可承继与借鉴,只能从生活中去发现与创造。冯佰川的油画老虎也是“工笔”,但其“丝毛”却不同于国画工笔丝毛,国画丝毛再细,渲染遍数再多,也有平而薄的感觉,而冯佰川老虎的“丝毛”不但精绝,而且画出了“绒嘟嘟”的立体感,其难度可想而知,探索这一前无古人的创造性表现技法,要耗去多少时间与心血!
  
  油画老虎的另一难度是环境的处理。国画老虎的环境可以是空白,或泼上一两块墨彩以营造氛围又同时解决了画面单调的缺欠,而油画老虎的环境用此法却不行,极工极细的老虎其环境如果“偷工减料”而将景物画得简单草率,二者就极不谐调,生硬而不真实。但如果将环境景物也画得精细而繁复,又会“喧宾夺主”类同照片因此均告失败。并且油画笔不同于毛笔,它适于塑造块面而非长于线描与丝毛。可见油画老虎环境处理的难度并不亚于其“丝毛”,至今冯佰川仍自言未尽己意,继续苦心孤诣地思索研磨着。
  
  正像有人说的那样,冯佰川先生的油画老虎,画面丰满,没有过多的渲染,背景淡远而朦胧,或雪野或坡地,草木山色玲珑剔透。衬托出虎的雄伟和雍容高贵。虎姿或卧行或动或静,皮毛细如发丝,层叠覆盖,金黄银赫相间,含骨藏肉,蓬蓬勃勃,目光如炬,栩栩如生,未动已见气吞山河之势。望之却步,近之可喜。
  
  看他的油画老虎,总能使人心头为之一震——这虎活了!这一只只形态各异的老虎,无论是闲适地休憩,还是潇洒地散步,亦或是凶猛地捕食,恣意地�t望,都无端使人感到作者内心种种的情怀。细观虎目:或深邃,仿佛在思考着人生哲理;或迷茫,仿佛在人生的道路上遭遇了挫折;或犀利,仿佛参透了人生的真谛;或向往,仿佛看到人生光明的前景。总之,人之喜、怒、哀、乐、愁,各种情绪在作者画笔下随意流露。一幅幅作品都淋漓着作者对理想的追求,对人生的昆明市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解读,对美好的向往,对流水一般日子的思考......
  
  艺术的价值贵在创造,古人就曾云“同能不如独诣”,但独诣相对也有难易之分,油画虎本身一套就极难,并且还要与国画工笔虎拉开距离而独具特色,冯佰川选择了难中之难,由此可以看出,冯佰川老虎折射出的是冯佰川精神!
  
  现在的冯佰川是一位职业画家,主要致力于油画老虎、风景等方面的创作。2010年,在西安创办了“西安冯佰川油画老虎工作室”,受到多种画刊、媒体的采访报导,多幅作品被社会名流、企业老总收藏。20011年建党90周年“金华威杯”书画展,作品“下山虎”被评为特别奖;2011年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中法国际书画大展”作品“虎”被评为一等奖;2011年四副作品被省级刊物“创业与就业”发表并于刊登;2011年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吸收为会员;2011年12月出版出了个人画册:《冯佰川油画作品选》。
  
  路漫漫其修远兮,面对这些荣誉和成就,冯佰川并没有自满,他将深邃的眼光投向一只正在远眺的油画老虎,笑而不语。我们知道,最好的冯佰川还在远方。他一定会冲破人生路上的处处寒冰,与虎并肩同行,以浩然正气长啸于世道沧桑,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去成全那个喜笑颜开的自己。
  
  人生,是一条漫长的路,很多时候不仅仅有姹紫嫣红,花团锦簇,还有凄风冷雨,寒风苦露。从古至今,大凡脱颖而出、成就一番事业的人,无不经过长久深沉的寂寞与煎熬。因为,只有在寂寞的时候,我们才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能够认识到最真实的自己。没有孤独与寂寞,我们就不能够认清自己。一个连自己都认不清的人,又谈何成功呢?所以诚如冯佰川这样甘于忍受人生的孤独与寂寞的人,在经过生命的洗礼之后,他的人生一定会得到真正的升华。让我们真心地祝愿,冯佰川在油画老虎的创作上能登峰造极,独树一帜!我们也相信:以冯佰川对艺术之执着、为人之豪爽,未来的“西北虎王”他当仁不让,非他莫属!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ujsea.com  不亦说乎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